Knowledge Partners 专利业务法人

我们的价值观

我们通过向客户提供以下的价值而获得信任。

增加权利化阶段的选项

在说明书、权利要求中应该写什么不应该写什么?应该以什么为目的写些什么?对于有考虑的说明书和没有考虑的说明书,权利化阶段的选项完全不同。我们的在职培训OJT是从获得增加权利化阶段的选项的技能开始的,会将大部分时间用在该讨论上。我们很自信,作为结果而积累的知识(Knowledge),会对向客户提供多选项做出贡献。

增加权利要求的选项

在挖掘时弄清楚客户的发明的技术思想,示出多个可以作为表现该技术思想的权利要求而采用的切入点,同时推进讨论。针对多个切入点分别整理出优点和缺点,找出最佳的权利化策略。

能够选择专利策略

客户通过从多个选项中选择应该写入到说明书中的描述、权利要求的表述,由此来选择有利的专利策略。

优化权利要求

客户在产品流通过程的哪个阶段进行商业化?想要在哪个阶段排除第三方的介入?我们在理解了客户的商业业务的基础上,根据需要做出针对特定阶段优化后的权利要求。对于针对特定阶段优化后的权利要求,有时也能够利用上位概念化后的权利要求进行覆盖,但是,即便如此,我们仍要研究一次做出针对商业业务优化后的权利要求的撰写,并在说明书中写入与商业业务吻合的描述。我们认为,以尽可能宽的概念表述技术思想的技能是作为专利代理人应该具有的最低限度的技能,重要的是在满足了最低限度的要求水准的基础上,进一步实现与商业业务吻合的权利化。

可控的

我们认为,除了权利范围以外,例如授权率等各种各样的要素也是可控的。如果说明书、权利要求中记载的事项的选项多,则可以选择重视权利化数量提高授权率的策略、重视权利范围的策略等多种策略。

我们通过以上的实绩获得信任来取得以下的期待。

高难技术的权利化

好难的技术啊!那么委托给Knowledge Partners成员的那位吧。即使是难的技术也不要紧。如果是他就能帮我们解决!

除了少数发明人以外,周围的人都认为难而难以理解。在这种情况下,Knowledge Partners成员经常通过被指名而接受委托。

重要专利的权利化

这是个好发明!对于今后的我公司而言,会是重要的技术!那么,委托给Knowledge Partners成员的那位吧。如果是他就能帮我们解决!

在开发出会成为重要专利的技术时,想利用Knowledge Partners成员。如此考虑的人貌似很多。

总括性的权利化

本发明的变形例丰富,可关联提出多个申请。如果是这样,就委托给Knowledge Partners成员的那位吧。如果是他就能帮我们解决!

若假定有多个申请,那么问一下Knowledge Partners成员的工作闲暇情况。

难度较高的案例的权利化

即使是在其他人放弃的情况下也不放弃。以自己的力量要为权利化做出贡献。据我所知,能够以这样的姿态完成工作的,只有Knowledge Partners成员的他而已。即使乍一看很难权利化,如果听听发明人的描述,也许能够发现权利化的要点。如果是他就能帮我们解决!

Knowledge Partners成员从客户那里得到如此值得高兴的称赞。